• 新冠藥物潛在靶點研究

    由SARS-CoV-2病毒引起的新冠肺炎如火如荼的在全球蔓延,全球已报道的感染人数超百万。针对这次全球爆发的疫情,各国科研工作者们针对病毒感染机制、有效药物筛选以及潜在药物靶点进行了大量研究。前期研究结果显示病毒入侵依赖于ACE2、CD147以及TMPRSS2。3月由美、英、法等国的研究者共同研究并在线发表了A SARS-CoV-2-Human Protein-Protein Interaction Map Reveals Drug Targets and Potential Drug Repurposing一文。文中通过分析SARS-CoV-2病毒基因组信息,克隆表达了病毒的28个蛋白,包括4个结构蛋白(S、M、N、E)、15个形成......

    查看詳情
  • 新冠病毒感染的第二個關鍵蛋白——CD147

    2019年新冠病毒(SARS-CoV-2)的到来,打破了中国鼠年春节的平静。2020年3月份以来,SARS-CoV-2已在全球范围内肆掠。截至4月10号,全球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(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,COVID-19)已超过150万例。目前,感染人数仍在快速增长,全球已陷入到疫情的危机中。因此,对SARS-CoV-2的研究刻不容缓,前面我们为大家介绍了COVID-19感染的第一个关键蛋白——ACE2。今天我们为大家介绍SARS-CoV-2入侵机体的另外一个关键蛋白——CD147。CD147,又名Basigin或EMMPRIN,是一种跨膜糖蛋白,属于免疫球蛋白超家族。CD147在多种肿瘤细......

    查看詳情
  • 細胞因子風暴

    2020年3月,我国抗疫几近结束,近两日已无内源性新增确诊患者,但新冠病毒正肆掠全球其他国家,病毒感染导致的重症与細胞因子風暴密切相关。基于此,我们今天谈谈云克隆所能尽到的绵薄之力。細胞因子風暴(Cytokine Storm)又称细胞因子瀑布级联(Cytokine Cascade)、高细胞因子血症 (Hypercytokinemia)或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(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,CRS),它是机体对病毒、细菌、移植物或其他外界刺激所产生的一种过度免疫应答。一般来说,正常的免疫系统能清除感染,但是当其被过度激活甚至失去控制时,则会反过来伤害机体......

    查看詳情
  • 病毒的“擬”生長

    “病毒”二字依據拆文解字意爲引起疾病的毒素,與現代醫學對其定義不謀而合。病毒是一類獨特的傳染因子,它能夠利用宿主細胞的營養物質來自主地複制自身的DNA或RNA、蛋白質等生命組成物質的微小生命體。病毒的顯著特點是結構簡單,微小到甚至無法用普通顯微鏡觀察,而且無法脫離活體進行獨立的代謝活動和複制。如此常見卻又特別的病毒,要如何開展相應的科學研究呢?從病毒特點中不難發現,它賴以生存的關鍵點就是活體細胞。隨著對各類病毒的研究深入,迫切需要通過易感細胞建立體外感染模型。也就是本文題目中的提到的模擬病毒生存發......

    查看詳情
  • 冠狀病毒的“幫凶”-ACE2

    爲什麽說ACE2(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)是冠狀病毒的“幫凶”呢?首先讓我們來認識下冠狀病毒。冠狀病毒在電子顯微鏡下觀察很像日冕或皇冠,名字也由此而來。病毒分爲α、β、γ、δ四個屬,SARS-CoV、MERS-CoV和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SARS-CoV-2(之前被稱爲2019-nCoV)均屬于β屬。圖1爲SARS-CoV-2病毒粒子的圖示。圖1.SARS-CoV-2病毒粒子(來自維基百科)冠狀病毒是目前已知RNA病毒中基因組最大的病毒。病毒主要包含四種結構蛋白:刺突表面糖蛋白(S)、小包膜蛋白(E)、基質蛋白(M)和核衣殼蛋白(N)。而病毒入侵人體主要是通過S蛋白結合到......

    查看詳情
  • “毒王”蝙蝠爲何攜帶多種致命病毒,卻能“百毒不侵”?

    近期,动物界最火的网红莫过于蝙蝠了,这里暂时对穿山甲say sorry!2019年底至今武汉乃至全国范围内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是继SARS病毒后又一次爆发性的病毒性肺炎疫情。根据多项研究将此次病毒源头指向蝙蝠。作为最强“移动病毒库”,蝙蝠携带了多种令人望而生畏的致命病毒,如埃博拉病毒(EBoV)、马尔堡病毒(MV)、狂犬病毒(RV)、SARS冠状病毒(SARS-CoV)、中东呼吸综合症病毒(MERS-CoV)以及我们正在攻克的新型冠状病毒(SARS-CoV-2)等,它却还能独善其身。对于这一点,相信大家都很好奇。蝙蝠“百毒不侵”的原因?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蝙......

    查看詳情
  • 乳腺癌研究新進展——名爲PDPN的幫凶

    Massimiliano Mazzone研究团队在《Cell Metabolism》上发表的最新研究进展表明:表达Podoplanin(PDPN)的巨噬细胞能够促进乳腺癌的淋巴管生成和转移,为研究乳腺癌的发生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。研究发现:PDPN参与肿瘤相关的巨噬细胞(TAMs)与淋巴管内皮细胞(LEC)的粘附。从机制上讲,PDPN与LEC来源的galectin 8(GAL8)的结合,促使Integrin b1被激活。当接近淋巴管时,表达PDPN的TAM亚群(又名PoEMs),刺激局部基质重塑并促进血管生长和淋巴侵袭。小鼠模型表明去除PoEMs或抑制galectin 8的作用可抑制乳腺癌细胞的转移,又进一......

    查看詳情
  • 免疫逃逸机制除了PD-1/PD-L1,你还知道什么? —LAG3/FGL1同样值得重视!

    在肿瘤免疫治疗研究领域,目前发现了很多免疫检查点,比如:PD-1、CTLA-4、CD28、Tim-3、TIGIT、LAG3等。其中要数PD-1/PD-L1通路对肿瘤发展的抑制作用研究最为深入,大家也最了解。之前虽然大家知道LAG3为免疫检查点,但它的配体并不明确,使其应用起来不太容易。耶鲁大学陈列平教授团队今年1月份在Cell上发表了一篇题为“Fibrinogen-like Protein 1 Is a Major Immune Inhibitory Ligand of LAG-3”的文章,LAG3/FGL1通路因此而声名鹊起,确定了FGL1是LAG3的主要配体,同样具有对肿瘤发展的抑制作用。首先,让我们分别了解下LAG3和FG......

    查看詳情